凯石总经理陈继武做客中央电视台谈英国脱欧

时间: 2016-06-27来源:vstone         浏览次数:2438

6月24日,英国公投脱离欧盟,当天全球股市市值蒸发逾2万亿美元。金融市场方面哀鸿遍野,原油、英镑暴跌,而黄金期货大涨,A股也遭受波及,而A股当天振幅达3.28%。中央电视台《交易时间》节目特别邀请了上海凯石益正投资公司总经理陈继武先生来聊聊英国脱欧对于A股的影响。

主持人:我们先来看一下全球市场的反应。公投的结果已经出来后,可能第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为什么国际市场惊慌失措?陈总怎么看脱欧事件本身对于全球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格局的影响?

陈继武:此前大家在心理上总是觉得留欧的概率是比较大的,一旦脱欧变成现实的时候,大家在判断上出现了一些恐慌,6月24日A股的走势很明显,下午市场的狂跌是非理性的。英国的“脱欧”的影响是长期的,它并不是说马上对中国会产生即可的影响,A股会做出即可情绪化的反应,和当天国际市场的影响也有点相像的,有点反应过度。

主持人:英国脱欧对中国会有怎样的影响?

陈继武:首先,从长期的角度来看,英国脱欧或将改变欧洲的整个格局。脱欧以后,法德联盟将进一步加强;

第二个问题就是国际化、全球化会受到小小的影响,这一点我认为对中国也有影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英国脱欧以后对欧洲联盟是有一点削弱的,可能在跟中国的合作上,应该说谈判的地位上可能相对来说就弱化了。

从中国经济一带一路的战略来看,中国在这方面的布局实际上是把欧洲作为未来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英国脱欧对欧洲的经济有一定打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可能中国和欧洲的合作更容易一些。

主持人:如果说英国脱欧对于A股的影响不会太大的话,那脱欧对于香港的经济地位、英联里的成员国,他们会带来什么影响?

陈继武:这个影响应该是非常复杂的。包括日本很多财团他实际是把英国作为运营欧洲的桥头堡,英国相对来说法律、自由市场、信息、资金的流动等等可以来担负这样的桥头堡的角色,但是我觉得英国选择脱欧也不是说没有经过慎重考虑,也不是像我们想象的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因为英国在适应全球变化的方面上我认为从历史表现来看是非常聪明的,实际上全球力量格局的调整,特别是经济格局的调整一定是深刻的影响英国的这次选择的,所以我觉得未来英国在融入全球经济来说,短期来看是有冲击,但是我相信在脱欧这个问题上,英国一定有他的战略考虑,所以我觉得未来说是不是还加强了他的地位这个很难说的。

欧元在创立之初的时候,当时撒切尔夫人和随后的首相梅杰,他们一直在坚持英镑不会加入欧元区,现在来看,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因为欧元遇到一大堆这样的问题,对英国的影响几乎是很小。现在法德、意大利包括传统的欧洲国家现在绑到欧元的战车上,退和进都很难,英国现在反而保持了相对的独立和灵活性。

主持人:6月24日,《财经》评论主编发布了一篇稿子,说脱欧公投可能只是一个开始,里面谈到了全球化的退潮、孤立主义,谈到很多问题,你觉得在这些问题上会不会真的变成现实?

陈继武:我觉得这个评论文章要值得商榷的,我认为他是脱离了小的欧洲涌入了更大的世界,所以是不是带来全球的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我认为要有一个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如果站在欧洲的角度来看,可能导致的是孤立主义,就是英国明显的退回了他的海岸国家,到了欧洲大陆的分离,但是我刚才讲英国人始终是有全球的视野和眼光的,应该说他可能更加涌入了全球格局当中,所以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商榷的。

主持人:对于欧盟来说,荷兰一个议员已经说了,英国脱欧成功的话,马上启动荷兰公投也要脱欧,实际上欧盟的未来已经变得很微妙了。

陈继武:是这样的,意大利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在设计欧元的时候,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天然的缺陷,就是各个国家的财政实现相对独立的,可是货币是统一的,他这个天然的缺陷实际上制约了很多国家的自由灵活的行动能力的。

主持人:目前市场上可能最担心的就是英国脱欧会不会造成经济全球化浪潮的倒退对,从而对全球经济带来比较大的打击。陈总怎么看?

陈继武:实际上在最近20多年、30年的时间,应该是全球化推进很快的时期,但是其实始终是伴随着反全球化的浪潮。十几年前在西雅图开会的时候,美国快瘫痪掉了,每次在欧洲开有关全球化的会议、世界贸易组织会议等等,所在城市都会瘫痪,所以反全球化的浪潮始终是伴随着全球浪潮同时存在的。比如最近美国总统的选举,川普那些偏激的言论。

这次的英国脱欧,这是一个全球化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的、孤立主义的浪潮,或者说现在变成一种行为。无论是在英国的脱欧还是美国的大选,都变成了一个现实,但是我觉得因为全球化走到今天这样一个程度,我们看到一个主流的方向应该还是在往前面推,比如TPP,经过美国人主导的TPP经过一个艰苦的谈判,还是达成了这样的协议。当然在美国是不是能够通过,美国内部矛盾分歧也很大,奥巴马想作为他执政的遗产留给美国、留给世界,但国内无论是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候选人公开反对。